靠近女领导

咪乐|国外|直播|平台 教师的身份第一次被政策文件明确表述为“国家公职人员”,这意味着教师的教育教学行为代表着国家的意志;教师具有“特殊的法律地位”,意味着教师工作的特殊性,需要赋予教师职业某种特定的、法律予以保护的地位。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一卷 强势女领导 412、福兮祸所伏

张劲松问这个话的目的,倒不是想知道他舅舅严红军工作上会有什么调整,也不是真的关心市委秘书长杨宇的工作有没有什么调动。而是想知道,木槿花会不会在随江市委换届之前,由省委直接任命为随江市委书记。

现在木槿花是主持市委全面工作的副书记,按说以这个身份当选随江市委书记的话,也是顺理成章的。但是,这样子的话,总会影响到木槿花的工作,对将要召开的随江市党代会也会有一定的影响,谁知道某些同志是不是认为省委对木槿花其实并不满意,从而搞些小动作呢?

出于这种考虑,想必省委应该会在随江市的党代会召开之前,正式任命一个市委书记,如果市长高洪的工作要调整的话,那现在也可以调整了。这时候,从外面调个人过来代理市长,熟悉一下环境,对政府工作、对之后的市人代会上的选举和任命,_13800100_也是相当有利的。

如果白珊珊能够透露出一点市委秘书长可能会动一动的消息,那么基本上就可以肯定了,省委应该不久就会任命木槿花为随江市委书记。——市委秘书长虽然是市长常委,可这个位置,省委基本上都是依着市委书记的意见的。

如果木槿花当了市委书记,极有可能会换个新的市委秘书长。如果是别的人当市委书记,那么对市委秘书长的调整,白珊珊现在肯定是听不到风声的。

所以,他这个问题问的是杨宇,实际上,关心的却是木槿花。

白珊珊笑着道:“领导的事情,我怎么知道?江东路上新开了个茶楼,搞得不错,很安静。赶紧打电话吧。”说完,她站起了身。

张劲松也不再多问,接通电话,也不问严红军这时候休息了没有,直接就约他到江东路上新开的茶楼见面,他扭头问白珊珊茶楼名字的时候,严红军却说他知道——江东路上就一家茶楼,那茶楼前几天才开业,严红军跟老板还认识。

挂断电话的时候,刚刚走下楼,张劲松很奇怪白珊珊怎么会选这么一个地方,该不会也认识老板吧?她白科长要喝茶,哪个酒店会所喝不得,偏偏要跑到一个新开的茶楼里去?

想了想,他还是没问她,呆会儿到了地方,看她会不会把茶楼老板叫出来吧。

严红军和张劲松之间倒是不需要那么多讲究,不存在什么摆架子不摆架子的搞法,见面的时候哪个先到哪个后到都无所谓。不过,今天张劲松打电话的语气跟平时有些不同,严红军心中就有数了,今天晚上见面,肯定不止张劲松一个人,他跟张劲松说了和茶楼的老板认识,可张劲松却没有接话,他就知道了,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先不要和茶楼老板联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严红军现在的行情是不怎么样,但当年也是能够当上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公室主任的人物,眼力和心机都是相当出色的,张劲松虽然没有透露什么,可他还是相当谨慎,不管张劲松是不是陪着领导在一起,他都希望能够抢在张劲松之前去茶楼。——如果张劲松真跟领导在一起,那他先去等着就显得态度很端正,如果张劲松只是跟一般的干部一起,也显得他这个组织部副部长兼老干局局长很平易近人、不摆架子。

张劲松和白珊珊还在路上的时候,就接到了严红军的电话,说是已经到了茶楼,并报上了包厢号。张劲松没有用司机,而是在紫霞会所开了台车出来,车上就他和白珊珊两个人,挂断电话后,准备对白珊珊说一声的时候,但白珊珊正在接电话,等白珊珊这个电话接完,他又不想说了。

电话接完,白珊珊就是一声长叹。

“你现在日子好过,叹什么气啊。”张劲松笑着道。

白珊珊苦笑了一声,摇摇头,翻看着手机道:13800100“该叹气的时候就叹呗。昨天听到个段子,我讲给你听啊。”

张劲松在酒桌上听过不少**志讲段子,有时候显得很粗俗,有时候却又有那么点意思,不过貌似没听白珊珊讲过,更别说现在不是在酒桌上而是在车上了。他知道,白珊珊不是那种喜欢讲段子的人,更别提现在当了领导秘书,更应该明白谨言慎行的道理,可她现在面对他的时候,说话像是没一点顾忌似的。

他在心里暗叹,这次恐怕她不仅仅只是表达一下暧昧,甚至有可能说个段子来调戏他。不过,这种时候,他也不好说他不想听。

白珊珊只是告诉张劲松她想干什么,而并不是在征求张劲松的意见,所以他也不需要张劲松同意或者反对,可还没等她开口,手机又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她妈打来的电话,不接不行。

“妈。”接通电话,白珊珊颇有些头痛地叫了一声,然后嗯嗯啊啊了几句之后,猛地提高了声音:“不行,我没时间,就这样,我在陪领导。”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两眼望着前面望了几秒钟,13800100然后才对张劲松道:“有些人还真是无孔不入啊,自从我到市委之后,我妈几乎天天给我打电话。唉,领导,教教我这个问题怎么处理才好?”

白珊珊现在是木槿花的秘书,她父亲在外地做工程,那别人找她的关系不好找,自然就要从她母亲身上下工夫了。这一点,张劲松不用想都明白,有些人白珊珊可以不见,或者说见了也可以不多理会,但她母亲是做生意的,本来结识的人就多,现在母凭女贵,别说不可能会得罪那些去讨好她的人,说不定还想借此机会多做几笔生意呢。

张劲松接触过白珊珊的母亲冰沧水,知道那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女人,也是一个极有主见的女人。如果白珊珊仅仅只是普通公务员,或者一个实权不重的科级干部,那也没什么,可白珊珊现在是市委副书记的秘书,级别不高,但代表着木书记的脸面。那冷沧水如果一时头脑发热,极有可能就会给白珊珊惹下什么祸事。

这个事情要认真对待呀。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