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

    从张景旭和丁坤提供的信息来看,这些大龙虾的战斗力的确是不容小觑的,尤其是那一身可以抵挡大口径子弹的甲壳,应付深潜者的爪子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这只大龙虾既然可以毫不费力的将丁坤一分为二,那么在对付深潜者的时候也可以完美复刻,毕竟深潜者的鳞片可以挡伤害,但是只能挡一点点。

    而且苦井村的那棵大树里如果真是有大龙虾在作祟的话,那就说明这只大龙虾除了拥有不俗的近战能力,而且还可能会一些法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只大龙虾的战斗力可能和精英级别的深潜者有的一拼。

    不过这只大龙虾如果真的和古老者有关系的话,那这也应该是古老者倾尽全力才做出来的一只,或者几只特殊生物,毕竟这种级别的龙虾都能够被古老者量产的话,那么古老者距离重回陆地的日子就不远了。

    但是考虑到那个平行世界的特别之处,刘星怀疑这只大龙虾其实也是一个废案,因为这只大龙虾把古老者抬到了他们不该在的高度。。。说句不好听的话,古老者这种已经被时代所抛弃,只能在海底苟延残喘的神话生物早就已经没有了翻身之日,何况古老者也是《克苏鲁神话》中不思进取的代表,本来是可以在有机会独霸地球的,结果硬是把自己给玩退化了,最后被后来的深潜者给按在地上打。

    所以按照历史的惯性,刘星觉得此时还生活在深海之中的那些古老者,十有**已经把在陆地上生活的一些器官功能给退化了,从原本的海陆空三栖动物变成了如今的海洋生物。

    两个字——丢人。

    当然了,苦井村那棵大树中的龙虾其实还有另外一种解释,那就是那只大龙虾被树妖给吃了,不过这树妖可能是吃不惯这种带壳的海味,所以一时之间被这只大龙虾搞的消化不良,只能先把这只大龙虾关在自己的肚子里。

    “那么问题来了,现实世界中会不会有这么一只大龙虾呢?如果真的有的话,那它好吃吗?”尹恩喝了一口咖啡说道:“这么大一只龙虾,它的肉应该够我们吃一顿吧?”

    说到吃,刘星就想到了黑山羊。

    “咳咳,话说你们有人去调查过堺昌株式会社了吗?如果真有那份黑山羊养殖计划书,那么在如今的某个岛国森林里,可能就生活着一群黑山羊幼崽了。”

    面对刘星的这个问题,尹恩连忙举手说道:“我昨天回来就去调查过这个堺昌株式会社,结果并没有查到这家公司,但是我换了一个名字——堺商村株式会社一查,就发现这家公司就是堺昌家的集团前身,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堺昌知爷爷在第一次创业时建立的公司;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农产品深加工与劳务派遣,说白了就是把堺商村和周围其他村子的农产品卖出去,顺便让那些有意在农闲时节赚外快的农民送去打短工。”

    “结果因为农协的势力越来越膨胀,堺商村株式会社的生意就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加上有些村民在大城市里挣了块钱之后,就不想回家种田了,所以堺商村株式会社的两大业务逐渐萎缩,最后不得不宣布了破产;不过说是破产,实际上却是堺昌知的爷爷想要借此机会摆脱一些债务,所以没过几天就开了一家新的公司,这家公司很快就发展成了一个大集团。”

    “呃,又是这个套路吗?”

    作为一名专业人士,张文兵突然插话道:“借着破产的名义来逃避债务和税务算是某些不良商人的标准套路了,他们先把一家公司的利润都给榨的差不多了之后,就试着通过借债或者拖延交付供应商的货款,甚至是暂停发工资来维持运营,以此来透支出一笔钱来将这家公司彻底榨干,然后就可以用经营不善为借口来申请破产。”

    “到时候这家公司的账面上看起来全是欠债,但是老板与主要股东的口袋里却都是钱,不过这些钱也不可能被拿出来。。。所以我以前遇到过好几个类似的案子,都是公司老板在发展自己的生意做不下去了之后,便利用破产保护机制来给自己挣最后一笔钱,结果我还真没有什么办法找他们追讨这笔钱,毕竟破产清算是只针对那家公司。”

    听到张文兵的抱怨,刘星就想到了海那边的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一把手,他以前就经常利用破产机制来规避债务,甚至连合作伙伴都要坑,所以他在成为一把手之前可是被很多同行看不起。。。虽然现在看不起他的人更多了。

    “哈哈,看来老张你以前没有少被这些无良商家给坑过啊;回到正题,堺昌知的爷爷在进行了破产清算之后就开了一家养殖公司,没错,这家公司虽然也会养牛养猪,但是其主营业务还是养羊,因为堺昌知的爷爷觉得在岛国,羊肉消费虽然不比其他的肉类,但是这块市场还是挺大的。”

    尹恩话音刚落,师子玄就忍不住说道:“所以这家公司是在那里养羊?不对,应该说是黑山羊幼崽?”

    尹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在一开始的时候,这家公司的养殖场是位于名古屋以北,因为那时的名古屋已经确定不会向北进行扩展了,所以那边的地价还是挺便宜的,而且距离名古屋这个大市场也不远;但是没过多久,因为这家公司的羊肉大受欢迎,所以这家公司就又开了那几个新的养殖场,这些养殖场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名古屋的周边建立的,不过有一个例外。。。”

    “这个养殖场是在某个岛上?”

    尹恩的话还没有说完,刘星就开口打断道:“岛国就这么大个地方,如果在本土饲养一群黑山羊幼崽的话,那么它们就算是住在青木原树海中也早就应该被其他人发现了,所以我觉得这个所谓的养殖场应该会开在某个小岛上。”

    “没错,就是在一座小岛上,而且堺昌知的爷爷还把这个养殖场的羊肉单独分出了一个品牌——岛羊,售价是普通羊肉的十倍,因为这些羊都是生活在海岛上的森林里,平时会吃一些海边的小海鲜,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吃顿鱼,毕竟山羊也是一种杂食动物;不过因为涉及到商业机密,这座小岛的具体位置一直都没有对外公布。”

    尹恩笑着继续说道:“在这家公司做大做强之后,堺昌知的爷爷就突然选择了急流勇退,将公司交给了专业的经理人来把持,这在岛国也算是一种非常常见的情况,不过堺昌知的父亲在从大学毕业之后就进入了公司,没过多久就重新掌管了公司。”

    “这个我知道,我们当时所处的时间点就是堺昌知的爷爷刚刚退休的那段时间,否则堺昌知的爷爷也不会在那个时候待在村子里。”

    师子玄认真的说道:“我们几个人的切入点就是那面镜子在苦井村第一次发威的三天之后,没错,当时的堺商村其实还叫苦井村,而苦井村之所以会改名为堺商村,主要还是为了配合堺昌知的爷爷给自己立的人设,毕竟堺昌知的爷爷要在商界吃饭,总不能和别人介绍自己以前是个农民吧?所以他就想出了堺港商人之后的人设,并且因为苦井村的村民大都会在那家公司上班,所以村民们也愿意配合堺昌知的爷爷。”

    “至于堺昌知的爷爷为什么会突然选择急流勇退,具体原因我们也不太清楚,但是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这可能和那面镜子有关系,而且堺昌知爷爷当时的精神状态也不太对劲,所以我个人怀疑在那个时候,堺昌知的爷爷暂时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或者说失去了与莎布.尼古拉斯的联系,于是才不得不灰溜溜的躲回村子里。”

    “没错,在堺昌知的父亲重新掌权之后就对集团进行了业务调整,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关闭了所有的养殖场,并且退出了羊肉市场,同时在这之后堺昌知家的集团就变得非常正常,和普通的企业没什么两样。”

    说到这里,尹恩叹了一口气说道:“在我们和堺昌知接触的第一时间,我就调查过这些信息,想要看看这个堺昌知有没有问题,毕竟当时我们都在思考一个问题——镰仓家为什么会对这么一个普通企业动手?结果现在看来,我才发现镰仓家其实在最后依旧向我们撒了一个谎,实际上他们应该是知道黑山羊幼崽一事,所以才会选择对堺昌家动手。”

    听到尹恩这么说,刘星这才恍然大悟。

    之前刘星其实也有很多的疑惑,觉得镰仓家试图吞并堺昌家一事非常奇怪,因为这有些不合常理,那怕镰仓家的人都承认了真相就是如此;结果现在看来,镰仓家或许是盯上了那些黑山羊幼崽,或者说是希望通过那些黑山羊幼崽联系上莎布.尼古拉斯,毕竟这可是一位强大的外神,普通人,不,就算是有实力的神话生物想要联系上她都不容易。

    不过在对堺昌知的父亲下手之后,镰仓家也才发现堺昌家早就和莎布.尼古拉斯失去了联系,所以镰仓家的处境一下子就变得尴尬了起来,因为就像刘星之前所想的那样,如今堺昌家的集团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一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世家大族去欺负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家族就算了,竟然还用上了美人计,并且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完成计划,这突出一个丢人。。。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镰仓家之所以会使用美人计,主要还是想让堺梅子去从堺昌知的父亲口中套取一些关于黑山羊幼崽的情报,以方便他们的下一步行动。

    结果这一切都是镰仓家在和空气斗智斗勇,所以这在不明真相的自己一行人看来,场面可谓是非常滑稽怪诞。

    “这么看来,其实我们的出场算是帮了镰仓家一马,因为这时的镰仓家也已经发现自己在做无用功,花了一番功夫结果就拿下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普通集团;虽然被我们打脸会有些尴尬,但是这个集团一直留在自己手里那会更加尴尬,而且还是持续性的尴尬,所以这长痛不如短痛,我们能站出来接盘那真是太好了。”

    张景旭笑着吐槽道:“没想到接盘侠竟然是我们自己,要不是我们被大阪的那个二次元秘密教会给阴了,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

    小丑竟是我自己。

    躺在桌上的刘星以手掩面,突然觉得自己在镰仓家看来可能就是一个小丑,以为自己是靠实力逼迫他们让步,实际上却是替他们拿走了一块烫手的山芋。

    或许镰仓盛那天在离开集团大楼时,已经在车上笑出了声。

    看着一脸尴尬的刘星,师子玄摇头说道:“要怪还是怪堺昌知的爷爷把这一切都隐藏的太好了,就连他儿子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所以就更别说堺昌知了,毕竟连镰仓家都被弄得赔了夫人又折兵;那时堺昌知爷爷的精神状态已经很差了,而且那面镜子也是他带回来的,所以他在那个时候就受到了来自村民的精神压力,于是我成功的通过一些小手段套到了一些话。”

    师子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拴着孔方兄的生意红绳说道:“这个催眠硬币是我从一个古董商那里收来的,它可以让一些精神状态不稳定的人更容易被催眠,所以我就用它成功的从堺昌知的爷爷那里打听到了一些消息,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当然是关于莎布.尼古拉斯的,不过和堺昌知的爷爷搭上线的只是莎布.尼古拉斯手下的一个祭司,或者说是自称为祭司的人,他拿出了很大一笔钱来投资了堺昌知爷爷的公司。”

    小说及内容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有能力请支持正版,转载请注明:http://www.518xs.com.b-jenterprises.com
518小说网提供小说内容均来自于网络,小说及内容版权均属于原作者。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QQ: 邮箱: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