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电视剧本 > 终极和谐(长篇电视文学剧本)(11)

终极和谐(长篇电视文学剧本)(11)  作者:黑玫瑰

发表时间: 2021-10-28  分类:电视剧本  字数:91659  阅读: 351  评论:0条 推荐:4星

终极和谐(长篇电视文学剧本)(11)
 咪乐|直播|极速版 现在非公企业里,愿意入党的越来越多,申请入党的越来越年轻、学历越来越高,听党课听得也越来越专注了!”官渡区“两新”党工委副书记张玉龙说。


编剧  蒋自然

  根据刘玉凤长篇小说《巨澜》改编

            全 剧 内 容 提 要

本剧描写了南省资江县,清石桥乡刘家湾村村民刘石峰的曲折人生经历和资江县许多从职务高的领导到普通民众,特别是刘家湾村人几十年的爱恨情仇,最后终极和谐的故事,剧本采用《红楼梦》式的结构形式,用文学艺术形式和影视形像从侧面反映了从解放初期到改革开放漫长历史时期内资江县以及整个中国社会风貌。

第  十 一 集

一内容梗概

一天陈光中小老婆刘凯琳和罗素兰来给他送饭,陈光中知道这是一餐断头饭,他吃完饭,嘱咐两个小老婆,今后要用这三只碗盛饭常祭祀他,并要他们捎信给国民党高层,他死后要把他的灵牌入祀忠烈祠。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公审陈光中大会在资江机场举行,大会上,孙新安、江西省浏阳县和莲花县群众代表、洞口县禾梨树村的代表、被陈光中强奸后不堪受辱自缢而死的尼姑惠菱的师妹、资江县前县长徐君虎,一一上台愤怒地控诉了陈光中的滔天罪行。公审后,资江县县长刘魁元代表军管会和资江地区临时人民法庭宣判陈光中死刑,并立即执行。会后,陈光中在万人唾骂声中,被押上刑场,由孙新安持枪连开四枪将其枪毙,资江地区人民拍手称快。陈光中匪部被歼灭,陈光中被镇压,极大地震慑了资江地区大大小小几十股土匪,他们陆续缴械投降。从此,资江地区人民生活在一个海宴河清,平安康乐的新社会局面里。

四满叔给曾玉平和蒋周英说媒,希望他们结为夫妻,蒋周英虽然还留恋孙新安,但她理智地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便答应了。曾玉平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孙新安,但经四满叔反复劝说也终于答应了这门亲事。

魏中慧在资江公学毕业,分配到第七区当副区长,临行前。刘魁元前来送行,并当面向她求婚,魏中慧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她愉快地答应了刘魁元的请求,两人决定在一九四九年阴历十二月十八日举行婚礼。

曾玉平和蒋周英也决定在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八日结婚,这一天,他们按照中国古老的仪式举行婚礼。魏中慧和刘魁元则是举行了一个革命化的新婚礼,由县委书记主持,黄比列证婚,众人向他们祝福。

两对新人结婚,都过着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但随着社会的潮流的发展演进,各自都经历了无数坎坷和不幸,这是以后各集要叙述的。

 

二 分 场 镜 头

1资江军管会监狱监舍。晨,内。

        监舍内。陈光中躺在地铺上拥着被打盹。

        门口过道。罗素兰提着小竹篮向门口走来、刘凱琳跟在后面。

        竹篮内放着四个碗,两个碗分别盛着鸡和鱼,另一个碗里盛着米饭,旁边放着一瓷壶酒和一只瓷杯子。

        刘凱琳上前向哨兵递上探视证。

        哨兵看了一下探视证,警惕地问:“你们是陈光中什么人。”

        罗素兰答道:“我们是他妻子。”

        监舍内。陈光中抬起头斜睨了一眼门口,又低下了头。

        哨兵打开监舍门,大声说:“陈光中,起来!你家属看你来了!”

        罗素兰和刘凱琳走进监舍。

        陈光中没有起身,睁开眼睛,冷冷地问罗素兰两人:“你们来做什么?”

        罗素兰把篮子放在地上,说:“桂生,我们来看你,给你做了点好吃的。”

        陈光中瞟了一眼竹篮内的东西,明白了一切,说:“你们是给我送断头饭,我吃我吃!死也要做饱死鬼!”翻身起床,提起酒壶,口对着壶嘴咕噜咕噜一口气把酒喝完,呛得边咳嗽边把酒壶用力往地上摔个粉碎。

        刘凱琳上前帮陈光中捶着背心,说:“你慢点,桂生!”

        陈光中一把推开刘凱琳,端起饭,狼吞虎咽地把饭菜一口气吃完,但再没有摔碗,反而好好叠起,放回篮子里,说:“今后每逢初一十五和我忌日,都要用这几只碗给我祭饭,明白吗?”

        刘凱琳、罗素兰含泪点了点头。

        陈光中又吩咐道:“大太太已经把我儿荣光和她生的两个女儿带到台湾去了,你们不用担心,我陈桂生不会绝后,我嘱咐他娘,要管教好他们认真读书,努力成才,但长大后绝不要从军从政,以免天下有变,像爹一样落个身首异处。你们生的几个妹子,长大后嫁人,只要后生勤劳忠实就行,若能跟个教书的更好!”

        说完闭上眼睛,挥挥手道:“你们走吧,你们还年轻,我死了,要嫁人,老了好有个伴!”

        罗素兰、刘凱琳抱着陈光中大哭。

        陈光中用力把她们推开,吼道:“走!”

         罗素兰、刘凱琳哭哭啼啼地站起来,提着篮子向监舍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陈光中一眼。

        陈光中见状,向罗素兰招了一下手。

        罗素兰返回陈光中身边,问:“桂生,你还有什么话要吩咐我们?”

        陈光中举起双手,狼似的嚎叫着:“你们有机会,和刘建章见了面,要他向蒋总统禀报,我陈光中是为党国捐躯的,要国民政府把我灵牌放进南岳忠烈祠”

         字幕,旁白:陈光中愿望实现了一半,一九四九后,国民党反动派和蒋介石再也没能回到大陆,但他们在台湾松山也建了座所谓忠烈祠,把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的刽子手入祀了进去,国民党新六军副军长刘建章主持,将陈光中灵牌放在第三排第十三号。

 

    2资江飞机场。日,外。

        机场东头。扎了一个很宽的高台,高台四周插满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字幕,旁白: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公审并宣判处决湖南著名的反动军官,大土匪、湖南反共救国义勇军司令陈光中在资江县飞机场举行。

        高台向西方向上方用白布拉了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公审屠杀人民刽子手、大土匪陈光中大会”,“陈光中”三个字是倒着写的,上面还用红笔打了一把很大的叉。

高台下。人山人海。

黄比列站在人群中。

徐多、朱征、魏中慧等七区人民政府干部站在人群中。

刘家湾老百姓刘先钦、李得田等站在人群中,小石峰照例坐在爸爸的肩头上手舞足蹈。

人们高声议论着

    “陈光中也有今日!”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时候一到,立即就报!”

    “是共产党为人民报仇!”

    “不但我们拍手称快,好多冤魂也在地下拍手称快!”

“灭国民党威风,长人民志气!”

“今日蒋介石和刘建章知道这个消息,一定比死了他们爷娘还伤心!”

……

机场四周架满了无数高射炮,炮口警惕地指向蓝天。

机场上,人民解放军一五八师,五步一哨,四步一岗。

孙新安、黎导之,刘魁远等人民政府党政军领导从高台后走上台面。

一个军队干部提着铁皮喇叭走到台前,高声宣布:“公审陈光中大会开始!”

喧闹的偌大机场立刻静谧无声,人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一齐投向台上翘首以待。

另一个干部也提着铁皮喇叭大声宣布:“现在把陈光中押上台来!”

四个解放军战士像提着一块湿布一样把陈光中从后台提上台来,陈光中脖子上挂着一块马粪纸做的牌子,上面写着:“大土匪陈光中” 。

机场上顿时响起了震天动地的口号声:

“打倒陈光中!”

“陈光中罪该万死!”

“要报仇!”

“要血恨!”

“血债要用血来偿!”

“坚决镇压反革命!”

……

此起彼伏的口号声中,陈光中浑身发着抖,像一滩泥一样软瘫在台面上装死,四个解放军战士提了几次也没提起来。另一个解放军战士拿来一把竹躺椅,把他放在椅子上,用绳子牢牢捆住。

刘魁远走到台前,挥挥手,拿过一把铁皮喇叭,大声说:“请同志们安静!”

全场立刻鸦雀无声。

刘魁远宣布:“下面是各界代表控诉大土匪陈光中的滔天罪行!首先由四十九军作战科科长孙新安同志控诉!”

孙新安走到陈光中面前,先向全场听众行了个军礼,然后从刘魁远手中拿过铁皮喇叭 控诉道:“同志们!1927马日事变,陈光中忠实执行蒋介石的宁肯错杀千人,不可漏网一个的血腥政策,大肆屠杀工农运动骨干。当时,我父亲是高霞镇农民协会主席,陈光中命令手下匪徒把我父亲和行仁乡第十二保农民协会主席蒋初善同志塞进卷起的哂垫里,再从两端用点燃的干辣椒活活熏死,真是惨不忍睹,陈光中,你说是不是!

陈光中微微点了点头,哼哼唧唧地从咀里吐出几个字:“是……是……我有罪!”

孙新安说:“我控诉到这里,下面请同志们继续控诉!”

刘魁远接着宣布:“下面请浏阳县人民政府代表控诉!”

浏阳县人民政府代表走上台,拿过铁皮喇叭控诉道:“同志们!我是浏阳县人民政府代表,陈光中这个大恶魔,双手沾满了革命人民的鲜血,19308月,他率部进攻浏阳红军,令部下杀人割左耳领赏,每杀一人,奖银洋5元。第二5又率部进攻浏阳红军,血洗浏阳铁属山、横山佛岭等地,使10公里内无人烟。

 

3高霞镇四满叔家。日,内。

四满叔在找蒋周英谈话。

蒋周英低着头,伏在膝盖上哭着。

四满叔语重心长地劝蒋周英:“周英,你真的把我当做你的父亲吗?”

蒋周英涰泣首点头说:“这个世界上我没有亲人了,我几个叔叔也死了,他们无儿无女。”

四满叔说:“上次你听我的话,没去当尼姑,这次你再听我一次话好吗?”

蒋周英拉住四满叔的手说:“爸,我永远听你的话!”

四满叔摸着蒋周英的手,说:“孩子,叔也是个苦命人,至今也没亲生儿女,现在有你这个女儿就知足了!”

蒋周英说:“爸,我孝顺你一辈子!”

四满叔说:“我还要女婿和外孙也来孝顺我。”

蒋周英明白了,说:“爸,我已经快四十了,谁要我。”

 四满叔说:“周英,你觉得玉平这后生怎么样?”

        蒋周英微微吃惊地说:“玉平……他和新安太想象了!”

四   四满叔说:“两兄弟,不但相貌相像,脾气、性格也相像,勤劳、忠厚、老实、体贴人。”

        蒋周英轻轻地叹了口气。

 

4资江机场。日,外。

人们继续控诉陈光中滔天罪行。

萧正青和另一个尼姑模样的女人站在陈光中两边,尼姑声泪俱下地控诉着:“……这样,我师姐惠菱就被这头畜牲奸污了,逼得她悬梁自尽,施主们,这头畜牲真不是人。”

萧正青朝陈光中脸上打了一巴掌,骂道:“畜牲陈光中,这是不是实?”      陈光中紧闭眼睛,默不作声。

台下再一次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口号声:

“陈光中是个大流氓!”

“打倒流氓陈光中!”

“陈光中不是人!”

“陈光中是畜牲!”

“陈光中连猪狗也不如!”

……

一个头扎帕巾的年人走上台对台下群众说:“湖南农民兄弟们,我是江西省莲花县浯塘村民代表。民国二十一年,陈光中率领部队从湖南茶陵出发进攻江西莲花县。由于他在当地吴塘村被武装群众包围,随从十几人被打死,陈光中本人也差点丧命,逃回师部后,命令李伯蛟带着一个营包围塘村,李伯蛟的特务连用三十把马叶子刀把我们村十五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人,不管男女,全部,一个不留。我当时六岁,亲眼看到我怀着快要生的妈妈被他的匪兵杀死,我妈妈咽气时,我弟弟还在妈妈肚子里一拱一拱……

浯塘村村民代表说不下去了,扑在陈光中身上,在陈光中脸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陈光中脸上顿时立刻血肉模糊。

 

5东安县曾家氹曾玉平家。日,内。

 四满叔在找曾玉平谈话,曾玉平坐在火煻边,用火钳撑着下巴,细听四满叔说。

四满叔说:“外甥,你今年快四十了吧!”

曾玉平叹了口气说:“这辈子别想上四十了。”

四满叔扳着手指喃喃道:“乙丑,戊子,丁亥……噢,今年四十一了,老外,也该成个家了。”

曾玉平抬起头,看了看破破烂烂,四面通风的房子,说:“四舅,你看,我这个样子,像个家吗,谁跟我?”

四满叔说:“就要搞土改了,穷人能分到田土,地主的好房子也会分给你,你这样的勤快人,我看,只要撸起袖子干一年,就能把家发起。”

曾玉平说:“也没人嫁给我 ,我年岁大了,又不是十八九岁的伢子!”

四满叔说:“世上也有这样的老姑娘在等你,只要你点头!”

曾玉平还没明白过来,问:“谁?”

四满叔说:“周英,你同不同意?”

曾玉平神经质地站起来,摆摆手,拼命摇着头说:“不行不行!她是新安老表的妻子,我做不了那样的人!”

        四满叔也站起来,用手指点了一下曾玉平的头说:“傻瓜啊!傻瓜!新安早就结了婚,那个女解放军就是他老婆,现在有三个孩子了,他和周英没有圆房,不算夫妻呀!”

        曾玉平摩挲着头皮,呐呐道:“哪哪哪……”

        四满叔嗔道:“哪哪哪,哪什么,我问你,你倒底要不要周英,不要,就准备打单生打到死,现在的女人是抢手炮,落地不得!”

        曾玉平说:“那新安老表怎么说?”

        四满叔大声说:“实话告诉你,新安临走时,留下话说,要周英嫁给你,还给了周英五千万块钱,说是给你们安家用的,分了田土房屋,用这些钱置办家俱农具,两个人好好过日子,明白吗?”

        曾玉平一听,高兴得两眼一黑,摇摇晃晃地跌坐在凳子上。

 

    6资江机场。日,外。

        控诉陈光中罪行在继续进行。

        一个七十多岁的人一瘸一拐地走上台,指着陈光中说:“陈光中这个傢伙残暴出了名的,我是江西莲花县人,民国三十一年,我和另外三个杀猪的从外地买了十多头猪往家赶,陈光中看见大路上有四个人赶着一群猪,便命令手下人用机关枪一阵扫射,当场把我们四个人和那些猪打倒在地,他的那些匪兵们便把猪抬回驻地吃了,我们四人中三个被打死,我被打成重伤,治了两年才治好,至今落下残疾。”说着流着泪把裤脚挽上去,露出小腿上的的累累伤痕和创疤,说,“同志们!你们看!”

台下人们挥拳喊起了口号:

“打倒陈光中!”

“陈光中是披着人皮的狼!”

“枪毙万恶的陈光中!”

……

江西来的杀猪师傅拾起台上一块木板直往陈光中头上砸。

一解放军战士急忙制止,说:“大叔,现在不必忙,等一下会做出处理的。”

陈光中听见了,说:“哎哟哟!你们早点把我枪毙算了!”

 

7孙新安家。日,内。

四满叔对蒋周英说:“周英,你如果能和玉平结为夫妻的话,是件大好事,我放心了,新安和杨玉芳也放心了!”

        蒋周英不吭声。

        四满叔急了,说:“你说呀!周英!”

        蒋周英泪流满面地说:“看见玉平,就像看见了新安一样!”

        四满叔满意地笑了,说:“好!你们就讲就行,五天内把婚结了,也免得其他人打你的馊主意!”

        蒋周英说:“那玉平的意见!”

        四满叔说:“玉平肯定同意,天上掉下个七仙女不娶,傻到不知道屙屎了。”

       蒋周英说:“爸,我听你的。”

        四满叔说:“你们结婚后,两边住,忙时住曾家氹,两个人种好田土,闲时仍要为新安守好这个家,顺便做点小买小卖,有困难,新安两口子会帮你的。”

       蒋周英点了点头。

 

    8资江机场。日,外。

        控诉陈光中罪行在继续进行。

        原国民政府资江县县长,后新宁县县长徐君虎身穿蓝色中山装神情严肃地走上台。

      台下。人们欢呼起来:

        “啊!徐县长!”

        “好久没见到徐青天了!”

        “徐县长你好!”

        “徐老虎!快把这只猴子精吃了!”有人戏谑地大叫。

        陈光中斜睨了徐君虎一眼,浑身瑟索发抖起来。

        徐君虎向欢呼的人们频频挥手,但始终没有笑意。

        刘魁远急忙维持纪律:“请大家安静,听徐县长控诉。”

        会场安静了下来,徐君虎说:“各们父老乡亲,一九四七年五月,我们资江县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大抢劫案,大家还记得吗?”

        台下一条声说:“永和金号血案。”

        徐君虎说:“对!永和金号血案,我具体负责侦破了这个案子,案件主犯保安司令部秘书傅德明虽然判处了死刑,保安司令孙佐齐判刑十二年,可是在陈光中保庇下,后来孙佐齐却以各种理由释放了。”问陈光中,“陈桂生,是实吗”

        陈光中狡辩道:“我对案件不清楚,孙佐齐家属到我这里讲尽了好话,我才到省法院活动了一下!”

        台下高喊:

        “陈光中和孙佐齐是一路货色!”

“把孙佐齐重新抓捕归案!”

       “把孙佐齐和陈光中一同枪毙!”

       “请军管会马上抓孙佐齐,以平民愤!”

 

    9曾玉平家。日,内。

        曾玉平正在给锄头上木把,边上边哼着小曲,由于不会唱,把原歌词乱七八糟改了:

           街上呀!北望,

           泪呀泪满衣,

           小哥哥想妹想到今,

           妹呀!你我结婚不离弃!

           ……

        四满叔推门进来,喊道:“玉平!”

        曾玉平抬起头见是四满叔,急忙停止干活和唱曲儿,招呼四满叔坐:“舅,你来了,请坐吧!”

        四满叔打趣道:“哟!唱小曲儿,外甥,高兴!”

        曾玉平答道:“咋不高兴,新安哥说,就要土改了,分田分土,穷人要翻身了。”

        四满叔说:“你还有更高兴的事儿哩!周英答应你和她的亲事了!”

        曾玉平不相信地睁大眼睛问:“真的?”

        四满叔说:“舅那回哄过你,她还同意就讲就行。外甥,莫拖久了,免得生变故,这个月内要八字先生为你们选个好日子,成亲!”

        “一个月内?”曾玉平有点犯难了,嘟嘟囔囔地说,“舅,我还没找到钱办酒席,总要请亲戚吃餐饭。”

        四满叔说:“办什么酒席!两个人都这么大年纪了,搬到一起住就是了,免了免了!”

        曾玉平摊开手,说:“那多难为情!”

 

    10资江机场。日,外。

        公审陈光中大会在继续进行。

        刘魁元在念陈光中死刑判决书:“湖南省资江专区临时人民法庭判决书,刑字第一号,公元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陈光中躺在竹躺椅上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

 

    11资江城大街。日,外。

        两个解放军战士在贴陈光中死刑判决书。

        无数市民立刻围上来观看,有人大声念出声来:“……匪首陈光中,出身破落地主,年轻时就当过土匪,为害资江、武冈、叙浦、新宁一带人民。一九二七年蒋介石叛变人民,发动马日事变,被告积极效命蒋匪,到处打击农民协会,杀害工农群众和革命分子,为反动派立下头等功劳,即被擢升六十三师师长。一九二九年至一九三四年,参加围剿湘赣苏区,摧残年青的革命力量,平江、浏阳、莲花、醴陵、茶陵、攸县等地农民,受害的不计其数,……”

 

    12资江机场。日,外。

        刘魁元在继续念陈光中死刑判决书:“……陈匪权势既成,后在资江地区积极拉拢帮会,培植党羽树立爪牙、霸人田园、夺人妻女、杀害人民、荼毒地方,种种罪行,人人皆知……”

        陈光中两眼圆睁,射着凶光。

 

    13北京国家公安部。日,内。

        公安部长罗瑞卿在看陈光中死刑判决书电报稿。

        画外罗瑞卿读电报稿声音:“……十二月六日,陈匪于全部被歼后被擒,资江、新化、武冈、隆回等地人民,纷纷控诉,请求清算陈匪二十余年的血债,特于本月二下五日在资江飞机场交由人民公审,并由平江、浏阳、莲花、醴陵、茶陵、攸县等85名代表当庭控诉,历历指证陈匪杀害人民摧残革命事实,闻者莫不愤恨……”

        读到这里,罗瑞卿愤然站起,骂道:“陈光中这个坏傢伙,恶贯满盈,杀无赦!”

 

     14资江机场。日,外。

          刘魁元在继续念陈光中死刑判决书:“……陈犯光中,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但我政府仍希其幡然醒悟,重新做人,十一月十六日,湖南接受和平的将领,兵团副司令李觉,副军长戴文等亲赴新化陈匪驻地,谕以明路,晓以大义,不意该被告依然执迷不悟,且对李觉等善意劝告横加污蔑。综上所述,该被告诚为人民公敌,国家败类,根据联合国反人类罪行者处理法,经专区临时人民法庭合议庭合议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

        全场热烈鼓掌,经久不息。

        陈光中恶狠狠地狂叫:“我无罪!两党相争,各执其词,成者为王,两军对垒,各为其主,败者为寇!”

        刘魁元怒斥:“无耻!你这个恶魔!千刀万剐!才解人民心头之恨!”

         两个解放军战士解开椅子上的棕丝箩索重新捆在陈光中身上,另外三个持枪解放军战士上前,两个抓住他左右臂膀,另一个战士揪住他后衣衣襟,欲往机场一角推。

        孙新安上前,大声说:“慢!由我执行!”拔出手枪,跳下台,坐到早已准备好的吉普车上,命令司机,“紧跟执法人员!”

        司机向孙新安敬礼:“是!”上车。

        刘魁元大声命令:“推出去!”

        一个执法人员,把一块生死牌插在陈光中背心上。

        三个解放军战士把陈光中拽下台,然后飞快往前推。

        台下群众边自发让开路边往陈光中身上、脸上、头皮上吐唾沫。

        无数人把臭鸡蛋扔在陈光中头顶上,臭鸡蛋在陈光中身上开花。

        陈光中脸色惨白,嚣张的气熖再也没有了,听凭解放军战士推着飞跑。

        孙新安坐在吉普车上紧跟在后面。

        陈光中恶狠狠地大声骂娘:“共产党,我操你的妈!毛泽东我操你的娘!程潜,我操你的娘!李觉、戴文我操你们的娘!”

        解放军战士不理会陈光,加快脚步推着他飞跑。

        执法的解放军战士推着陈光中和紧跟在后面的孙新安走了以后,机场上的群众呼啦一下,欲跟着去看,几百个解放军战士持枪把愤怒的群众拦住。

 

    15刑场。日,外。

        解放军战士把陈光中推到机场西头边沿草地上,把他摔在地上,草地一边是一堵高坎,陈光中躺在地上装死。

        孙新安上前,把手枪子弹推上膛,对准陈光中,大声说:“陈光中,你听着,你被捕半小时前还在强奸尼姑惠菱,惠菱受辱后自尽而死,这第一枪为惠菱报仇,”扣动扳机,射出第一颗子弹打中陈光中大腿。

        陈光中大腿上血流如注,他在地上打着滚,但仍咬着牙不声不响。

        孙新安继续说:“陈光中,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也就是十五年前的今天,你在广西全州觉山铺湘江边,杀死六千多红军战士,这第二枪为我牺牲的红军战友报仇!”扣动扳机,射出第二颗子弹,打中陈光中手臂。

        陈光中狂叫:“哎哟!”

        孙新安后退一步,说:“陈光中,你在江西杀害了成壬上万革命群众,这第三枪为江西的老百姓报仇!”扣动扳机,射出第三颗子弹,打中陈光中右胸。

         陈光中停止滚动,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但没咽气。

        孙新安说:“陈光中,你在资江县、新宁县、新化县,隆回县、武冈县,杀人、放火,强奸民女,霸人田产,这第四枪,为这五县死难者报仇!”扣动扳机射出第四颗子弹,打中陈光中肚子,陈光中肠子流了出来。

        陈光中已经失去了挣扎的能力,但仍轻声呻吟着。

        孙新安说:“陈光中,你听着!你当年是如何把我父亲和蒋初善同志用干辣椒熏死的,这第五枪为他们两个革命志士报仇!但我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不打你脑袋。”扣动扳机射出第五颗子弹,打中陈光中左胸。

        陈光中胸口血如泉涌,在地上又垂死挣扎起来,拚命翻滚,最后双脚一抖,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16一处山野。日,外。

     一股穿着各式服装的土匪武装人员打着白旗从山上走下来。

     土匪武装人员来到山下平地,他们在一队解放军战士监视下把枪扔在地上,然后在两名解放军战士押送下徒步离开现场。

 

17另一处山野。日,外。

     四个解放军战士端着枪守在洞口两边,几十个土匪武装人员高举双手,从洞内鱼贯而出。

 

18一学校操场。日,外。

    几百个解除了武装的土匪人员坐在地上听我解放军政工人员讲话,四周是持枪的警戒的解放军战士。

     解放军政工人员双手插腰说:“我军对解除武装和自动投诚的敌方人员的历来政策是,抗拒从严,坦白从宽,既往不咎,协从不问,你们能放弃抵抗、弃暗投明,在理行相关手续后,我们就地释放,路远的还发放路费,你们大部分是盲目跟从的一般农民,告诉你们,农村马上就要进行土地改革了,你们回去后都可以分到一份田地,今后要悔过自新,努力生产,为社会做贡献。听明白了吗?”

解除了武装的土匪人员齐声说:“听明白了!”

字幕,旁白:歼灭了陈光中所部土匪武装后,资江县及周边各县几十股大小土匪武装受到了强大的震懾,除极少部分是通过武力剿灭外,大部分土匪武装人员  自动撽械投降,不到一年时间,资江县及其周边各县千年匪患得到了根除,此地的人们迎来了一个海宴河清,太平盛世的美好社会局面。

 

 

 

字幕,旁白:歼灭了陈光中所部土匪武装后,资江县及周边各县几十股大小土                                            

 

      19资江公学操场。日,外。

            资江公学为第二期学员举行盛大的毕业典礼。

            县委书记颜席青在做热洋溢的讲话:“同志们!鄛匪斗争胜利结束,大功告成,全县人民欢欣鼓舞,你们也大功告成了,今天正式毕业,你们通过半年学习,思想觉悟和政工干部的专业知识提高得很快,从明天起大家就要走向工作岗位,希望你们在工作岗位上继续提高自己的政治和业务水平,以适应不断发展的革命形式的需要!……”

            全场热烈鼓掌,打断了颜席青的讲话。

            学员队伍里,魏中慧鼓着掌,把火辣辣的目光投向坐在讲台上一边的刘魁远。

            掌声过后,颜席青继续说:“……你们这批学员里,有些同志原来水平就很高,有的还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所以实际上,他们没有经过半年学习就提前走向了工作岗位,但他们应该还算是这一期学员,希望这些同志戒骄戒操,在工作中不断历练自己。”

            学员队伍里,许多人把羡慕的目光投向魏中慧,大家知道,县委书记是在称赞她。

            颜席青接着说:“下面请你们的校长,我们资江县县长刘魁远同志宣布大家的毕业分配去向。”讲完后退到一边。

             刘魁元走上前,说:“同志们,经过县委县政府反复讨论研究,对你们的工作做出以下安排,这些安排也许有不合理的地方,工作职务不管大小,都是人民的勤务员,希望你们谅解。”打开会议手册宣布:“任命魏中慧同志为第七区副区长……”

 

       

       20县招待所客房内。夜,内。

            魏中慧心神不宁地站在窗口望着窗外,脑海里,思想在激烈地斗争着。

            魏中慧内心独白,画外音:“明天临走前,究竟去不去见他,去向他告辞这是起码的礼节,不去见他,就有失礼仪了,可是万一见了他,他还是工作工作,我岂不是把热脸贴在他的冷屁股上。现在徐多和朱征也在追我,我该如何处置?多为难啊!”

            

 

21县招待所门前大路。夜,外。

            微弱的路灯光下,刘魁元匆匆向招待所大门走来。

    

       22客房内。夜,内。

            魏中慧突然转身向门外走去。

            一个年轻女干部望着魏中慧的反常的举动,惊讶地喊:“魏中慧同志,小魏,你去哪儿?”

            没得到魏中慧的回答,年轻女干部嘀咕了一句,“神经病!”  

 

        23招待所门口。夜,外。

            魏中慧迎住刘魁元,亲切地唤道:“刘县长!”

            刘魁元听到魏中慧这样称呼自己,站住脚,惊愕了好久才说出话来:“你怎么啦?你怎么这样叫我?中慧!”

            魏中慧说:“这样称呼你没错吧?”  

            刘魁元说:“还没错,我们是好朋友,不能用职务互相称呼。”

            魏中慧说 “我明天就要去正式上班,正盼着你来给我做工作指导,所以用职务相称。”

            刘魁元说:“今天晚上我们不谈工作,你能陪我走走吗?”

            魏中慧点点头。

 

        24大街。夜,外。

            华灯熣灿,人流拥挤,车辆来往不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刘魁元和魏中慧并排走着,他们边走边谈。

            刘魁元问魏中慧:“中慧,你记不记得我对你的承诺?”

            魏中慧反问刘魁元:“什么承诺?”

            刘魁元说:“难道你忘记了!”

          魏中慧说:“我确实忘记了。”

            刘魁元说:“我对你承诺过,只要地方基层新政权建立和巩固后,我们就结婚。”

            魏中慧说:“可是新政权才刚刚建立,还没巩固呀!”

            刘魁元说:“陈光中被处决,大小股匪或被剿灭,或自动投降,剿匪战斗已经结束,资江地区和平安宁了,说明新政权得到了巩固,你说呢?”

            魏中惠不语。

            刘魁元说:“中慧,难道要我手捧一束鲜艳的玫瑰花,一只脚跪在你面前,向你请求,慧,嫁给我吧!”

            魏中慧莞尔一声笑了,故作妞拧地说:“我们分手吧!”

            刘魁元大吃一惊,呆呆地站住,好久不知如何说才好。

            魏中慧接着说:“因为,我们的地位太悬殊!”

            刘魁元敏感地意识到,魏中惠可能另外有意中人了,沉吟良久,说:“中慧,我们是革命的友谊,革命的爱情,这样的结合怎能以地位为标准。如果另外有人在追求你,那么,我尊重你的选择!”

            魏中慧猛地拉住刘魁元的一只手说:“我不许你胡说!”

 

        25曾玉平住屋前场坪。日,外。

            曾平平正在给一大群鸡鸭喂食。

            曾玉平端着一大木盆玉米边抛散在地边招唤着鸡鸭:“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鸡鸭欢叫着、跑着、飞着前来啄食。

            四满叔拿着一小张写着字的红纸片,兴冲冲地走来,老远就招呼曾玉平:“玉平,外甥,定了定了!”

            曾玉平急忙招呼四满叔就坐:“四舅,你请坐!”

曾玉平说完,快步走到到里屋瓷茶壶里倒了一碗茶出来递给四满叔,说:“舅,你喝茶!”。

四满叔坐在矮凳子上,接过茶,先没喝,举着红纸片说:“老外,日子定了,瞎子桥李半仙给你看的,这个月十月十八,李半仙说要想发不离八,这一天是黄道吉日,他已经替你写好了庚帖。”

曾玉平接过庚帖,说:“那就谢谢四舅了!”

四满叔说:“外甥,你明天就去送日子,我陪你去,周英肯定也很高兴。”

曾玉平说:“好!”

            四满叔说:“外甥,结婚是人一生的大喜事,客还是要请的,不过,不摆大酒席,摆小酒席,你人勤快,喂了这么多鸡鸭,杀十多只,再到街上买十来斤肉,从塘里捞几条鱼,办几桌,把亲戚请来喝两杯,不就成了吗”

 

        26孙新安家。日,内。

            蒋周英咬着发夹,边梳头发边流泪,愁肠百结、万般无奈。

            蒋周英内心独白,画外音:“唉!四满叔说的也是真心话,是命啊!我没有做官老爷娘子的命,就认命吧!”

            外面突然响起骤雨般的鞭炮声,蒋周英快速把头发用发夹夹好,迎了出去。

            四满叔陪着曾玉平向门口走来,曾玉平提着红包袱满脸笑容地走在前面,四满叔放着鞭炮跟在后面。

           蒋周英接过曾玉平手中的红包袱。

            曾主平从口袋里掏出庚帖放到蒋周英手上,说:“周英妹,日子就定在这个月十八,你同意吗?”

            四满叔说:“是我要瞎子桥李半仙看的,好日子。”

            蒋周英平静地说:“好!也要让新安知道呗?”

            四满叔说:“不要了,他人不在资江城,回贵州去了,我想他是同意的。”

            曾玉平说:“周英,我们的事就简简单单办一下算了,好吗?”

            蒋周英点头说:“又不是十七八岁的黄花亲了,大操大办,惹人笑话。”

            四满叔说:“周英也是个实在人,外甥,就按我说的办。”

            曾玉平说:“周英,包袱里有几件给你做的新衣服,那天你就换上,只是看合身不!”

            蒋周英笑着说:“看你,又花钱,我穿平时穿的衣服就行了。”

             曾玉平也笑了,说:“周英,那可是我们的大喜日子呀!”

 

       27刘魁元宿舍。下午,内。

            刘魁元和魏中慧在欢谈。

            魏中慧说:“魁元,大家说,你今天的报告做得很好,土地改革的安排得又具体又详细。”

            刘魁元说:“大年三十中午吃了年饭,下午就开始,就是地主,也要让他过个年。”

             魏中慧说:“好!我这就走,回去和徐多召集区乡干部传达。”

             刘魁元看了一下桌上的闹钟,说:“快四点了,明天回去也不迟。”

            魏中慧也看了一下闹钟,说:“也行,不违犯纪律就是了,你说是吗?”

            刘魁元点点头说:“是的,上传下达不能超过十二小时,这是我们的工作纪律,另外,中慧,我决定,我们结婚的日子放在阴历十二月十八日,你看行不?”

            魏中慧笑眯眯地点头说:“随便吧!”                                 

            刘魁元激动地抱住魏中惠在她的脸上、嘴唇上、鼻梁上拚命地吻了起来,魏中慧感到幸福极了,温顺地听凭刘魁元亲热和爱抚。

            刘魁元把魏中慧亲够了,仍然抱着魏中慧,看着她的眼睛忘情地说:“中慧,今晚你就睡这里,别回招待所了!”

            魏中慧挣开刘远的手,说:“那不行,我回招待所。”

            刘魁慧说:“今天是十二,还有六天,我们反正是夫妻了。”

            魏中慧说:“六天,你也要坚持,今晚我住在这里,传出去会有损你的形像。”

            刘魁元也冷静了下来,说:“好!你走吧,记得请好假,十八那天我们先到民政科领结婚证。”

            魏中慧说:“该请县政府哪些人的客,你也要安排好,七区我只请黄书记、徐区长和朱征,其余的人保密。”

             刘魁元说:“一个客都不请,像革命根据地同志们结婚一样,把铺盖搬在一起就行了,晚上给闹新房的同志们散发一些糖果,这叫做革命化的婚礼!”

            魏中慧说:“那我们的父母呢?”

            刘魁元说:“也不通知,你知道,马上就要搞土地改革了,我父亲阶级成份肯定是地主,而且是大地主,他的子女如果是革命干部,要回避!我们的婚礼不能让我父母来!以免给我们今后的工作造成阻碍!”

            魏中慧点点头,说:“那好!”

 

        28七区政府黄比列办公室。日,内。

            黄比列正低头伏在办公桌写着什么。

              轻轻的敲门声,门栓动了几下。黄比列抬起头,说:“请进,门没拴。”

    魏中慧推开门轻步走了进来。

      黄比列问魏中慧:“有什么事?小魏。”

      魏中慧小声说:“黄书记,我请假。”

      黄比列皱着眉头说:“请假?这几天工作很紧张,你请假,有什么重要事?”

      魏中慧说:“说出来,你替我保密,好吗?”

      黄比列感到更困惑了,站起来问:“保密!你有什么更要事情?”

      魏中慧哀求道:“你答应为我保密我才说!”

      黄比列点头道:“好!”

      魏中慧低声轻得几乎让人听不见,说:“我准备结婚了,请三天假。”

      门外。朱征来到门前,听到室内魏中慧在和黄比列谈话,驻足静听。

      室内。黄比列大吃一惊,说:“你结婚!和谁结婚?”

     魏中慧摆摆手,声音更轻,说:“刘魁元同志,我们大学是同学,恋爱四年了!”

      黄比列睁大眼睛,惊讶地说:“啊!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好!你和刘县长结婚,我一定要来参加你们的婚礼!”

      门外。朱征扭头便走。

      室内。魏中慧说:“谢谢黄书记,刘魁元同志说,我俩学习老革命根据地的老同志,简简单单,结婚革命化,把铺盖搬过来就是了,当然我七区的铺盖不搬了。”

      黄比列斩钉截铁地说:“不同意我也要去,我来当证婚人,好吗?我和刘魁元是老战友了。”

  

  29徐多办公室。日,内。

      徐多正在喜滋滋地边整理文件,边哼着小曲:“……人生呀!谁不惜,青呀青春……”

       朱征急匆匆地走来,说:“老徐,告诉你一个超级新闻!”

      徐多睁大眼睛说:“吓我一跳!”问:“什么新闻!把你猴急的!

      朱征笑道:“哟!我的老徐啊!你还坐在鼓里,自己找乐,魏中慧要结婚了!”

      徐多表面上很平静,笑着说:“这是什么超级新闻,世界上天天有人结婚,也有人离婚,她和谁结婚?”

      朱征说:“和刘县长大人,你受骗了!”

      徐多说:“我没受骗,是你多情,说给我当什么介绍,你知道吗?刘县长是正七品,我是什么!没品啊!哈哈哈!”

      朱征也笑了,说:“是啊!你怎么没品,你是九品,我才没品!哈哈哈!”边说边走了。

      室外。朱征走了几步,思量着:(画外朱征心中的嬉笑声) “嘻!我倒没多情!你那晚上递给那骚女人纸条……”

      室内。徐多一拳砸在桌子上,心中咒骂道,(画外音):“魏中慧!你这个坏女人,我真的几乎受骗了!这笔账,我们是要算的,妈的,只要有机会!”

 

30曾玉平家。日,内。

     厨房。炒菜的师傅抄起锅铲忙不迭地不断翻动锅里的鸡肉,锅内热气腾腾,虽然是冬天,但他额头上还是汗水淋零。

      切菜师傅挥动双刀,将猪肉剁成肉泥。

      烧火的小姑娘不断地往灶内添着柴块,火光映红了她的面颊。

      屋外传来震天价的鞭炮声。

      烧火的小姑娘大喊:“新娘子来啦!”丢下活计,跑出去看热闹。

 

31曾玉平家屋门前。日,外。

     放鞭炮的人忙着放了一串又一串鞭炮,场坪上到处是鞭炮纸屑,茅屋上空烟雾缭绕。

     蒋周英头上盖着红盖头,伴娘牵着她的手往堂屋走去。

 

32曾玉平家堂屋。日,内。

     婚礼主持人高声司仪:“行大婚礼!新郎新娘就位!”

      曾玉平和蒋周英走到堂屋正中神龛前。

      婚礼主持人继续司仪:“新郞父母就位!”

      四满叔从人群中站出来说:“新郞新娘父母都已辞世,我是他们最亲最亲的亲人,我就来代替他们父母吧!”说着在神龛旁左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众人热烈鼓掌!

      婚礼主持人继续司仪:“一拜天地!”

      曾玉平和蒋周英向着神龛正面方向同时拜了三拜。

      婚礼主持人继续司仪:“二拜高堂!”

      曾玉平和蒋周英同时向四满叔拜了三拜。

      四满叔搀扶起两人,说着吉利话:“玉平、周英,你们天生一对,佳偶天成,祝你们夫妻和和睦睦,早生贵子,子孙满堂,白头偕老!”说完向两人各派发了一个红包。

      曾玉平、蒋周英齐声致谢:“讨四舅(爸爸)吉言!”

      四满叔满面笑容地坐下。

      婚礼主持人继续司仪:“夫妻互拜!”

      曾玉平和蒋周英相互对拜了一拜。

 

33刘魁远宿舍。日,内。

      刘魁元和魏中慧的婚礼也在进行中。

      墙上贴着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大幅画像,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画像下挂着刘魁元和魏中慧结婚照。

      墙四角交叉拉着两条红绸带,正中吊着两只红绣球。

      室内挤满了前来祝福一对新人和观看新式婚礼的人们。

刘魁元和魏中慧穿着新衣,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站在人们在面前,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

      颜席青当婚礼主持人,他高声司着仪:“下面请证婚人证婚!”

      黄比列从旁边走到刘魁元和魏中慧面前,问刘魁元:“刘魁元同志,你愿意娶魏中慧同志为妻吗?”

      刘魁元笑着满意地点头说:“愿意!”

      人们热烈鼓掌向他们祝福。

      黄比列又问魏中慧:“魏中慧同志,你愿意嫁给刘魁元同志为妻吗?”

      魏中慧笑着满意地点头说:“愿意!”

      人们热烈鼓掌向新人祝福。

      黄比列面向观众说:“好!我当着大家的面,庄重地证明,从今天起刘魁元同志和魏中慧同志正式结为夫妻,希望两人做比翼鸟,连理枝,在革命的工作中互相鼓励,共同前进,祝两人婚姻生活无限幸福美满,祝两位新人早做爸爸妈妈!”

      人们长久地热烈鼓掌,室外鞭炮声如暴风骤雨般响起。

                 一集  

 

 


编辑点评:
对《终极和谐(长篇电视文学剧本)(1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
百度